桃林app

.

说完,这名队员就十万火急的开车离去。幻风和楚飞雄两个人面面相觑,幻风难以置信的指了指龙虎山庄说道,“楚师哥,我刚才没听错吧,这名队员是回去拿狙击枪了?这怎么可能啊?徐强再加上10名特种兵,

居然奈何不了秦言,还得回去拿狙击枪,这个教授到底有多厉害?”

楚飞雄脸色一片铁青,心里渐渐有了不好的预感,自己是不是招惹了一个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招惹的强大存在!

说实话,到现在楚飞雄的心里才有了后悔,自己真的不该为了区区一个女子去得罪如此强大的人,白白赔上了自己的双腿,甚至以后可能要面临失宠的后果。想到这里,楚飞雄心里充斥着滔天的恨意和后悔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秦言如果你不死,我楚飞雄怎能甘心啊?我要亲眼看着你死,要亲手敲断你浑身的骨头,听着你,充

满痛苦的惨叫,这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!

而幻风的心理倒是对秦言有了一丝佩服,不过最多的还是痛恨和除之而后快。

没多大会儿离去的队员折返了回来,身上背着一个两米多长的箱子,不用打开,只看外壳,就能够感觉到强兵利器带来的恐怖杀意。

楚飞雄对着幻风说的,“把我带上去吧,我想去看看。”

幻风想了一下,点点头,决定把楚飞雄背上龙虎山庄。

因为现在徐强竟然动用了狙击枪,那就表明很有可能一枪干掉秦言,楚飞雄不能亲自报仇,起码也要亲眼看着秦言死在枪下。

这名特种兵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两个人,提醒了一句说道,“那个教授确实有些难对付,上边会有些凶险,你们两个如果非要去的话,那就躲得远远的。”

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

楚飞雄不甘心的压低声音,吼了一句说道,“秦言有那么厉害吗。”

这句话充满了滔天的恨意和浓浓的不甘心,自己这个对手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,让特种兵队长徐强都如此的小心对付。

这名特种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,“给你说实话吧,我们已经折损了8名队员,队长已经被打出了火气。”幻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压制着心头的惊恐,难以置信的说道,“你说什么?在你们副武装之下,秦言居然让你们损失了8个人,他有这么强吗?再说他难道敢杀特种队

的人,真的是胆大包天!”这名特种兵立即摇头说道,“这倒不是他杀了我们的队员,而是把我们的队员打晕了过去,如果他想杀的话,他们根本难以活命,说实在的,这个教授真的是强的可怕,不

然的话,队长也不会动用狙击枪。”

楚飞雄从这特种兵话语之中听出敬佩之意,心中的怒火更是几乎要将他焚毁了。

现在除了愤怒和痛恨之外,还有了深深的嫉妒。

这名特种兵说完之后,就立即带着枪支,冲了上去,幻风背着楚飞雄姗姗来迟。

到了龙虎山庄里边的时候,在那名特种兵的示意之下,楚飞雄和幻风来到了龙虎山庄西北角的偏僻位置。

这名队员压低声音说道,“你们就在这里看着,队长正在跟秦言对峙。”

楚飞雄充满恨意的目光,四处看了一圈,疑惑的说道,“他们人在什么地方?队长呢?”这名特种兵苦笑了一声说道,“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狙击对敌的情形,狙击手肯定要藏在极其隐蔽的地方,所以别说你们了,送了枪之后,连我也不知道队长现在到了什么

地方。”

幻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说到,“你是说那名教授正在跟你们队长在对峙,这么说来他居然有着跟你们队长,不相上下的狙击能力?”

幻风这句话一说出来,他们三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,现在他们才意识到秦言的可怕之处。楚飞雄冷冷的说道,“秦言到底是什么人?能够研发出拥有起死回生药效的生命原液,更有能一招重伤我的强悍实力,现在10名特种兵和徐强都难以将他抓走,留下这么一

个危险分子在清远市,那是绝对不行的,此人必杀!”

这名特种兵和幻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眼里都有着浓浓的敬服,如果这样的人不是对手而是朋友的话,那该有多好。

三个人在龙虎山庄里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,没有任何情况发生。

一开始这名特种兵情绪还算稳定,但是要往后面部表情,越开始焦灼起来。

而楚飞雄早就待不住了,如果不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发出声音,影响到徐强的话,他早就忍耐不住跳起来了。

现在看到这名特种兵队员坐不住了,语气焦急的问道,“现在到底什么情况?你队长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动手吗?”

幻风也疑惑的看着这名队员。

这名队员正准备说话,远处的一个灌木丛中传来徐强不爽的声音,“我说秦教授,咱们这样藏着也不是事儿,有能耐把你的位置暴露出来,你看老子一枪能不能干掉你。”

这话一说出来,这名特种兵队员脸上顿时露出羞愧的神色。

他知道在这场对峙当中,队长落了下风,他根本就没能找到秦言的位置。

幻风安慰着说道,“你也不用太过难受,虽然你们队长没能赢得了秦言,但是秦言也没能赢得了你们队长,他们两个还算是平手。”

然而幻风的话,刚说完一个飘飘忽忽,根本察觉不到身在何方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我说徐队长你也不要再撅着屁股找我了,你看看你的身后,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没有。”

一听到秦言的声音,楚飞雄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,“秦言,你今天不死,我楚飞雄跟你姓跪在地上问你叫爷爷。”

秦言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,“虽然你今天叫爷爷叫定了,但是我真的没有收下你这个孙子的兴趣,免了吧。”

楚飞雄怒声说道,“你以为你赢了吗?徐队长肯定能找到你,杀了你的。”然而楚飞雄的话语刚落,灌木丛中的徐强怒声骂道,“秦言,你竟然敢侮辱我!”

Tagged